阿乐乐乐

We're just two lost souls swimming in a fishbowl, year after year

XXX爱情故事
瞎几把写,不好看不好笑

【RPS/盖桥】九局下半

GAI/BRIDGE

所有剧情依然都是瞎编,和真人依然没有半张票的关系

和狗哥也依然没有…没有吧

有一点点联系的前篇《重庆森林》


warning:普通话对白


-


Is there darkness in you, too?

Have you passed through this night?

——《Have you passed through this night?》


九局下半


后来周延想起那时候才意识到,比起某个轻率而刻意的草草收场,他们花在别的地方的心思更多。已经到了凌晨节目组还在补录镜头,即使是有钱拿的周延也摆不出什么好脸...

【RPS/盖桥】重庆森林

GAI/BRIDGE

所有剧情都是瞎编,和真人没有半张票的关系

和王家卫也没有


warning:不会重庆话,对白都是普通话


-


重庆森林


程剑桥第一次见识到周延发酒疯,需要追溯到遥远的曾经,那时候他还是一名光荣的在校大学生,在该圈已经能算中高学历人群。他是这个圈子发着光的新星,满脑子永远想着要做最新最好的东西,想要被接纳被承认。他第一次拿到了梦寐以求的冠军,和同行的朋友们出去胡吃海喝,酒精下了肚上了脑,大部分人都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


他在武汉街头的大排档闷下一口酒,也不管别人怎么想,接着就大喊:我爱重庆!


周延揽着他肩膀凑他耳朵旁边说:我爱你。...

【ES/阿多薰】千夜一夜-上

千夜一夜


AU,石油王/盗贼,ABO

ABO只是为了让他们找个理由搞一炮,不涉及具体设定

搞一炮也不代表真的能写出肉


-----


阿多尼斯和之前的每一个后辈都不太一样,当羽风薰这样对深海奏汰说的时候,后者左右摆了摆,笑着说:“因为是个「男人」吗?比起「鲸鱼」更像是「鲨鱼」的那样。”


“不…完全不知道那是哪样。”


但是不得不说深海奏汰这个比喻似乎也有合适的地方。


此情此景就是很合适的。羽风薰躺在Kingsize床上抵挡着信息素的冲击,仍然在不合时宜地想:鉴于这个床的所有者确实是王,这还真的是如字面意义一般的Kingsize。


阿多尼斯有点犹豫...

【银魂/银高】刽子手最后一夜

坂田银时X高杉晋助

很少写攘夷,大概BUG很多。很短、不甜。

刽子手最后一夜

背后的灯已经熄灭,而前方尘大路窄,他终于还是忍住了回头看的冲动。

气温仍然在下降,越来越冷了。到江户的时候也许都已经开始下雪了吧,他劈开荒草往前迈步,这样想。

几个小时前他还坐在营地占据的道场的房廊下面,看着面前的一片泥泞想最好这个时候可以下一场雨,这样大概就可以把他走时的足迹都洗刷掉——或者该等雨来了再离开?

他其实也知道这种设想毫无意义,最有责任感的桂小太郎受了伤还在休息,他们的队伍死伤太多已经散成一团,根本不会再有其他人来试图找他。

其他人通常指的是经过他身边的高杉晋助。

自从那次变故之后他们几乎就没有再说过话,甚至连眼神交会...

让他降落

强行910贺
强行不降噪
强行把她当他用
强行感觉没有bug不想改了

【MAYDAY/AM】迷墙

RPS

主唱/团长

时间线并不考究,想到什么写什么,当完全虚构的故事看就行…


Oasis - Wonderwall


冰箱里有几罐今天刚买回来的啤酒,可乐也摆在一起。他想了一下,两罐一起拿出来。

空气里飘浮着老式随身听的声音,循声看过去就看见《Morning Glory》的磁带盒子,不知道哪阵风吹来的一时兴起,也不知道谁从哪里翻出来这几年没见过的东西。


Backbeat the word is on the street

That the fire in your heart is out


他刚想跟着哼哼,一首歌放到半途却被按停了,坐在沙发一角的温...

【银魂/银高】譬如昨日死

坂田银时X高杉晋助


*剧场版设定、《Bad bye》关联篇、老梗、私设、不甜


到了白诅爆发第三年的秋天,坂田银时渐渐发现自己似乎以一种异常的方式变得更加强大,他可以很长时间不需要食物和睡眠而仍旧保持精神集中且亢奋,不如说有些时候实在亢奋过头了,甚至要耗上以前几倍的力气克制住自己不去找什么麻烦。


留在他血液里的病毒显然强化了他某些身体机能,大部分是与“它”的生存相关的,在那同时也削弱另一些,比如他开始失去一部分记忆。


漫长的遗忘一开始仅仅体现在无需介怀的细枝末节,就像他的海马体一如往常地丢掉无关紧要的废料,他忘记上一次看的jump期号或者晨间...

© 阿乐乐乐 | Powered by LOFTER